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 科技教育 > 正文

孟加拉国交流访问杂记

2019-04-21 10:32:04 | 来源: 中国廉政建设网

孟加拉国交流访问杂记

杨家卿

(2019.04.09)

题记:

搁置近三月的“孟加拉国交流访问杂记”近日得以加班整理。好在当时每天写下日记,应验那句话老话,“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不然这八九千字的回忆文章很难短时流出笔端。

我出国的经历不多。只是1996年随团去趟俄罗斯,2008年随省政府侨办到美国、加拿大进行为期十天考察,都是蜻蜓点水、走马观花式的,没有了解到更为深刻的东西。这次参加郑州西亚斯学院组织的赴孟加拉访学活动,让我每天和20多岁的青年在一起,心里也年轻不少,似乎一下子回到了40年前我的大学时代,充溢着青春的希望和力量。郑州西亚斯学院是一所中外合作的、以“兼容中西,知行合一”为主要办学理念的全日制本科大学,目前与全世界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40多所大学建立有良好合作关系。我于2019年元月12日至21日以带队“团长”的名义与39名师生访问了孟加拉国。这个位于南亚的国家,总面积147570平方公里,人口1.8亿多,是全世界人口密集度最高的人口大国及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短暂时间,留下了中孟两国之间的深情厚谊,甚至成为一生永恒的记忆。

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10月14日访问孟加拉前夕,新华社发了一篇通稿写到:“我们要驾设友谊桥梁,收获相知相亲的果实。中孟两国人民同饮雅鲁藏布江——贾木纳河之水,两国友好源远流长。……我们应该推动教育、媒体、智库、旅游、青年、地方等领域交流合作。百花齐放,让更多民众成为中孟友好事业支持者”。这次赴孟之行,亦可视为践行总书记希望的有益探路。

元月12日

凌晨2:38醒后一直未能入睡,3点半起床准备,4:50集体乘车,5点从郑州西亚斯学院商学院门前出发。雪后大雾弥漫,能见度不到3米。车上坐有39名师生(其中教师4人,寰宇住宿书院院长杨家卿,博雅住宿书院党总支副书记刘东伟,国际交流处主管于峰,博艺住宿书院主管巩永强),学校国际交流处主管于峰宣布我为此行的“团长”,可能是因为我年龄稍大、资历较老的缘故。大巴车司傅尽管吃力地谨慎行驶,还是辨不清方向道路,同行老师打开手机上的高德导航着实发挥了作用。将近7点到达新郑机场。由于天气变化致使飞机航班延误,郑州至昆明航线11点多起飞,近3个小时才抵达昆明机场。1995年,我在市委宣传部工作期间去过昆明。2012年,参加市委组织的市管专家到过昆明考察。这已是第三次,几无新鲜感。到昆明后,飞往达卡的航班已过时。在机舱内我用手机备忘录写了一首小诗

中孟友谊赞 ——飞往达卡途中随想

公元二O一九年元月十二日,余随郑州西亚斯学院师生39人,赴孟加拉国水仙花国际大学进行考察交流。飞行途长,顺吟小诗,以为纪念。

中孟好邻邦,

共饮水一江。

友谊源流深,

古代丝路往。

玄奘曾取经,

阿底峡来藏。

郑和西洋行,

两度采锦囊。

国王选麒麟,

馈赠大明皇。

人民好总理,

传递接力棒。

一带一路图,

习总专程商。

各方广交流,

民众心花放。

寰宇同此热,

载舞共梦想。

后辈齐奋力,

共创新辉煌。

元月13日

今天利用误机时间在昆明看了几处颇具特色的地方,觉得还是有点收获。上午在距昆明机场9公里外的大板桥镇散步,这里远眺山峦起伏,近望阡陌纵横。或许是城市远郊开发建设起步晚的缘故,在此还能体会到一些原始生态的气息。目击之处绿林环绕,小河流淌,蓝天白云下,空气也显得格外清新舒爽。与华北严重的雾霾天形成鲜明对比。我咳嗽多日吃多种消炎药也不见效果,来此两天竟然明显好转。我和同行的巩永强老师随便溜达了附近的农贸市场,不时吸引我的好奇,不断向商贩询问菜名、果名、药名及吃法、用法、做法。看了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明应寺,此为清朝年间当地供奉佛教修建的。小镇历史上的确还诞生过不少名人,那里的碑刻均有详细记载。

中午赶在昆明市区与翠湖公园一路之遥的“石屏会馆”就餐。会馆已有200多年历史,始建于清乾隆年间。民国十年有当时石屏籍在昆明的经商者和学生共同倡议,石屏籍昆明同乡会发动社会各界人士集谷捐资,云南唯一状元袁嘉谷先生和知名人士张芷江先生操手重建。建馆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照顾石屏在昆明读书的无住房学生和旅游行宿之人休息及商贸集会。品尝了餐馆有特色的汽锅鸡、石屏烤豆腐、瓦片肉等美味佳肴。

饭后参观了云南陆军讲武堂旧址,原系清朝为编练新式陆军加强边防而设立的一所军官学校,是中国近代史上一所著名的军事院校。新中国十大元帅之一的朱德在此读过书,展馆还有他的铜像和穿过的军装。操场上还能看到当时学员练武用的器械。从讲武堂建筑外形看,颇有历史沧桑感。参观后我在留言簿上签字:“向为中国民族独立解放而做出贡献的先辈致敬”,落款“郑州西亚斯学院 杨家卿敬书”。

接着到云南师范大学参观了西南联大校史馆。这所诞生于中国抗战时期,大敌压境、战火纷飞的时代背景下,临时组建的大学,却以“刚毅坚卓”的精神,继承了中华民族的文脉,培养了一代人文与科学领域的杰出人才。发黄变脆的报刊与照片,依稀的笔记与肖像,一段传奇的岁月长卷缓缓开启。1937年11月至1946年7月,战火中的联大师生和衷共济,同仇敌忾,共赴国难,历尽难辛而办学不辍,开创了古今中外教育史上出色的联合办学之先河。不到九年时间,先后有8000人在西南联大就读。很多人成为我国各条战线上的中坚和骨干。华罗庚、吴大猷、杨振宁、李政道、闻一多、冯友兰、陈寅恪、汤用彤、周培源、陈岱孙、金岳霖等等一代大师级人物光耀日月,当之无憾的成为我们民族真正的脊梁。长时间主持联大校务的梅贻琦先生流传已久的名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现被到处引为经典。

元月14日

中午12:50从昆明机场飞往达卡。上机前脱掉棉衣。昆明上空鸟瞰城市轮廓,白云似雪花飞卷,时而花团簇拥,时而地面清晰可见。飞行至孟加拉首都达卡上空,能见度与我们河南上空差不多。飞机降落,看到机场周围建筑设施落后简陋,我立刻推想,一个国家的首都机场如此这般,可想而知国家是一定不会富有的。时差与北京时间近两个小时。我们一行五人(学生高子淇、王婷、杨一帆、蒋兴增),在机场办完手续,孟加拉水仙花国际大学两名老师等候迎接我们。乘上中巴车前往学校在达卡市区的一个分校安顿下来。

不到10公里的路程,车行一个多小时,途中道路车辆拥挤不堪,各种机动车辆与人力车混杂一起。路经达卡市中心广场国会大厦时,我提议合影作个纪念。据说这是孟加拉最值得去的景点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立法机构办公大厦,曾被称为20世纪最伟大的建筑地标。这栋建筑是由现代主义大师路易斯·康设计的。一度被看作世界著名建筑之一。孟加拉人民命运的决定就是在此形成的。这里决定孟加拉的未来。我们期待若干年后孟加拉能够摆脱贫困。在广场周围,蹲坐各色人等,小商小贩、情侣、乞丐、游人横杂其间。

晚宴在达卡市内一家饭店,校方5人和我们5人同进。相互交流其乐融融。餐后共同合影留念。晚上经过市区大街小巷,到处都是三轮人力车,车夫个个精瘦,肤色黝黑,光脚拖鞋,骑行几乎不落座,咬牙瞪眼吃力蹬车,眼神充满了物质和精神上的期许。不太柔和的目光使我们不好意思跟他们对视,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街上妇女抱领婴儿或老人、儿童乞讨者居多,这些场面是我从未见到过的。可怜他国之下,想到我国的改革开放给民众带来的实惠和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简直令人不可想象。如若国人来此感受一番,这真是活生生的教材。定会倍加珍惜我们今天来之不易的工作生活环境,倍加感激党和政府,倍加努力创造我们的幸福生活,向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奋力前行。

晚上达卡时间10点多,北京时间12点多休息。经历一天的劳顿,睡得分外香甜。

元月15日

上午,在孟加拉水仙花国际大学3名老师陪同下参观1872年建的阿赫桑曼济勒粉红宫殿,简称粉红宫。这座通体粉红色的宫殿是达卡的地标之一。建筑很讲究,也很气派,颇有当地特色。1980年政府重建,被用作博物馆。2层楼有23间殿室。其中遇到多个孟加拉青年,主动与我们合影,也可看出孟国民众对我们中国之间的友好。

下午,步行参观被称为孟加拉国父的拉赫曼总统故居。1975年8月的一天凌晨,拉赫曼被反对派枪杀于家中,其妻、儿子、女儿、女婿16人全部丧生。其长女哈西娜时在国外幸免于难。今为孟加拉国总理。民众参观者络绎不绝。安检非常严格,不准携带任何物品,包括手机在内。遇到的民众主动与我们打招呼。我们参观的故居是他遇刺的地方,讲解员言语之间充满激情,饱含崇敬之意。他说,拉赫曼如能多活几年,孟加拉的日子就会好起来,他有开阔的胸怀和宽广的视野。可见,拉赫曼在孟加拉国民心中的威望还是很高的。回去的路上我在想,政变给社会带来的是动荡不安,处于底层的老百姓深受其害。一个国家只有保持长期的政治安定环境,社会才会稳定,人民才能过上好日子。我们讲的改革发展稳定,做起来应是稳定发展改革。

元月16日

早餐后乘中巴车从达卡来到孟加拉水仙花国际大学(简称DIU)新校区。沿途农村破烂不堪,污水横流,空气污染相当严重。到处飘飞的废旧塑料袋,杂乱无序的建筑,漫天飞扬的灰尘,衣衫褴褛的农民,横穿马路的三轮车、机动车、人力车。特别是经过一马路蔬菜市场,脏乱差尤显突出。男女大多穿长花裙子,头顶盛满货物的箩筐。就凭这些直观感觉,即可断言,这里生活的人们极其贫穷落后。

车上看到一个奇特现象,司机的位置与车辆行驶方向与我们国内刚好相反。据说日本等国也是如此。

午饭后,我们交流访问的大部队全部抵达。全体师生集中在DIU学生公寓楼前共同合影,记录下难忘的一刻。DIU之前做了精心的服务准备,提前把每个人的照片集中在一个板面上,放在校门口,大家看到非常开心。晚上,DIU举行了欢迎晚宴。DIU学校负责人致欢迎词。我代表西亚斯学院做了简短的答谢致辞。欢声笑语响彻大厅内外,中孟友谊花开似锦。

元月17日

早餐时,不少同学反映晚上有蚊子,大多没休息好,有的女同学还想哭鼻子。我们与校方沟通后,傍晚提前喷洒了驱蚊药。

上午,全体师生与DIU共同制作陶绘艺术品,同学们饶有兴趣的体验陶器工艺的过程,DIU的学生热情地与我们的学生共享曼海蒂特色手绘工艺,同学们手上、胳膊上尽展五彩斑斓的花纹。下午,还与他们上了一堂有兴趣的体育课,独具地域特点的板球运动,这些互动式交流跳跃着青春活力,洋溢着朝气蓬勃的律动和浓郁的花季气息。

应DIU得邀请,我在上午10点为DIU学子做了一场题为“读书·奋斗·成才”的演讲。

我们团队的王斯鸣同学曾有国外留学的背景,由她和另一名女生做翻译。时间近一个小时。在我讲到毛泽东的读书生活时,DIU老师插话用英文做了一段解释。我讲到准备把我的《学步小札》一书赠送萨布尔·汗理事长时,大家一起掌声。讲到我编写的《名人名家谈读书与奋斗》一书时,大家又长时间鼓掌。留下几分钟互动环节,DIU一位老师问到我有无英文版的著作,我回答“I am sorry”。其实,我很想出一本译著,2016年我的《文心三卷》就是中英文版,著名翻译青闰先生下了很功夫译的。当时外文出版社政治出版任务太重,只出版了中文版。看来只有等待时机出版。演讲结束,与师生共同合影留念。

下午,学生杨一帆、蒋兴增共同翻译我带来的三本著作《学步小札》、《杨家卿诗词选》、《敕封镇东侯杨家庙碑记》,准备会见客人时的礼物,分别用中英文签赠诺贝尔奖获得者穆罕默德·尤努斯,孟加拉国家博物馆和达卡大学图书馆,DIU理事长萨布尔·汗教授等。

元月18日

上午驱车前往达卡市郊的玫瑰花园参观,看到道路两边到处都是种植玫瑰的,也是当地农民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

参观者络绎不绝,多是拍照留影,少量的购置玫瑰,同学们个个心花怒放,争相合影留念。没想到如此鲜明对比,我们的郑州还是冰天雪地之时,而达卡已是鲜花盛开的季节,大体相当于我们那里五一前后的季节。途中与我并排坐在一起的DIU校方女老师,在手机上用中文向我写道:“主席先生,您有多大年龄?”。我回答“62岁”。她笑着写道“看你像五十岁”,说得我心里挺高兴的,正应了我对别人常说的那句话,逢成年人减岁,儿童增岁,大都喜欢。一个多小时后,赶到一农家小院,这是DIU一位老师的家乡。我们陆续进院参观,看出家具和床上摆放的物品有条不紊,干净整洁,这与我们预想的卫生状况相差太远。之后,又请我们吃了类似于河南油炸的糖糕和粘锅小圆饼,我吃了一口糖糕,含糖量太高,不能多吃。吃了一个半的小圆面烙饼,挺筋道。又同主人全家合影,甚欢。

中午到驻地已是当地时间两点多,很累。手机充电20分钟,又乘车赶往达卡大学和国家博物馆。

馆中藏品不多,我走得最快,只在一双人床前和中国文化处拍一照片。与我们国家的博物馆相比,从内容到形式差的太远。

与学校提前打过招呼,把我提前签好字的几本书,联系到国家博物馆馆长赠之,合影留念。馆长法亚兹·乔杜里用孟加拉文签名,还送我个小本子盖章作为纪念。博物馆毗邻达卡大学,我们又到主校区参观。达卡大学建于1904年,被称为“东方牛津”。

诺贝尔奖获得者尤努斯和拉赫曼毕业于这所学校。我们大家共同在博物馆楼前和达卡大学留念。这也是我们此次来孟参观游学考察的一个重头戏。

元月19日

上午乘车去达卡市一所公立大学参观。他们用英语翻译的校名,只能大体听音,说不上准确译名。这个问题困扰我多日,看来无法解决,以致影响了达卡见闻即时写出。因为所到之处校方都需先用孟加拉语翻译成英语,也不是十分准确,沟通交流也不大方便,看来多学几门外语此时显得多么重要。我想了解的东西,只能得到简单翻译,更不用说详细准确了。比如,我在孟加拉博物馆问到讲解员,孟加拉文字记载的历史有多长时间,馆里的解说员回答“No”。因此,这次孟加拉之行,基本上是靠我看到的或感觉到的记录下来,很难写出有点深度的文章。

依我目之所见,一周来也看到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如:孟加拉国交通拥挤不堪,人力车多且摩托车和改装的老年车等都混杂在行车道上,但七、八天从未见一起交通事故,可见司机的开车技术都是特别棒的。我们乘坐的校车,从未有急刹车或晃荡、前后猛摇等在国内常见的坐车感觉。说明孟国司机水平整体还是相当不错的,我觉得普遍比我见到的国内司机开车水平要高些,而且车的状况都不是很好。我给车上的学生幽默地讲到,这里的车况不好,但机器好。正像城市和农村人的差别,城里人是车况好,机器不好;农村人是车况不好,机器好。

城乡到处都是人力三轮车,且收费不高。我们一天晚上3人乘车有近半个小时,收费40塔卡,大约相当于人民币3.2元。

乞丐多,城市所有街道、店铺、学校、烈士陵园等公共场所到处都有。更有很多拦车乞丐,孟国乞丐有个特点,只伸手要,如不给也不死缠烂缠,我用手机记录下了不少这样的镜头,包括人力车夫的形象。

还有个现象,据说社会治安状况不好,当地管理比较严格。如我们去参观的几个地方,学校每次都派有实枪荷弹的保卫人员陪同。

上午看了一所大学,从校园建设看,档次不高。大学生谈恋爱的现象比较少,即使偶尔见到的,也都是含蓄的羞答答的。我在车上对学生说,看人家谈恋爱多文明,我们的学生回答说,他们封闭落后不开放。我无语。

我们还拜谒了孟加拉国家烈士纪念碑。大概位置在35公里的达卡西北。这是纪念1971年孟加拉国解放战争的国家纪念碑。建筑标志比较特别,由七个三角形结构组成,最高的一个有最小的地基,最低的有最大的地基。最高的和最低的情况就类似高的是站立状态,低的是俯卧状态。纪念碑最高处约150英尺,约合45米高,大概有12层楼房那么高。这是孟加拉国十大风景名胜之一。

下午,大家都乘车去市里购物,我在家稍作休息,然后起草了在DIU欢送宴会上的答谢词。

元月20日

上午在达卡尤努斯基金中心24楼,与台湾中央大学列席,由亚洲金融学会、中国建设银行、尤努斯基金会联合主办的亚洲金融论坛。尤努斯致欢迎词,并做主题演讲。其中讲到,金融是企业尤其是穷人的氧气,我从同声翻译现场听到的。尤努斯创办的小型银行,获得孟加拉总统奖和诺贝尔和平奖。目前在世界各地有多家分公司。

会议中间休息时,尤努斯与我们西亚斯全体师生合影留念。

学生杨一帆翻译给尤努斯讲到,我是享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时,尤努斯高兴地看着我说:“你很有成就”。我把提前签好名的《学步小札》一书赠给他,两手紧握在一起。十多名摄影家争抢镜头。但我目前还没有得到一张最佳照片。尤努斯又在我的《杨家卿诗词选》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我对他表示感谢。尤努斯还为西亚斯的两名学生签了名字。这也是这次交流访问的一大收获。中午两点,在DIU达卡市区学校就餐,之后举行欢送仪式。

DIU理事长萨布尔· 教授作了将近四十多分钟的专题讲座。同学们饶有兴趣的听得津津有味,并不时给以掌声。DIU副校长主持人的提问活跃了课堂气氛。接下由我代表西亚斯致答谢词。王婷同学做现场翻译,效果蛮好。

答谢词中讲到:

我受郑州西亚斯学院创办者、著名美籍华人陈肖纯博士的委托,代表郑州西亚斯学院和我们一行的全体师生,向萨布尔·汗理事长和热情接待我们的老师、同学表示诚挚的感谢。

自从我们踏上孟加拉这一具有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国度,走进美丽的水仙花国际大学,我们感受到了极大的热情和真挚的友谊。几天来,我们在贵校精心组织安排和周到服务下,先后参与了贵校的陶瓷绘画等一系列有益的活动,和贵校师生进行了积极广泛的交流,结下了深情厚谊。我们参观考察了颇具特色的玫瑰园和乡村院落,历史悠久、文化深厚的达卡大学和孟加拉国家博物馆,瞻仰了孟加拉国家烈士纪念碑,聆听了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尤努斯先生的精彩演讲,参与了贵校组织的文体活动。我们切身体会到,中孟两国是好邻居、好朋友、好伙伴。这次交流访问活动时间虽然不长,但使我们终生难忘,甚至世代永记。我们这次留下的照片和录像将会成为永久的历史记忆。今年5月25日,我们西亚斯将隆重举行校庆二十周年纪念活动,我们真挚的邀请理事长先生和贵校师生到西亚斯考察交流。让我们两所大学之间成为长期的合作伙伴,成为见证我们友好交往的桥梁和纽带。最后,再次感谢理事长先生和各位老师学生为我们这次到访而付出的辛劳。

之后,各小组演出了昨晚临时准备的节目。同学们把DIU校歌译作中文唱,还要押韵,据说晚上排练到将近三点。每个小组都献出了自己编排的有特色的节目。演出后DIU理事长先向我们四名老师颁发了结业证书,一名副校长为其他学生颁发了结业证书。我与萨布尔·汗教授互赠礼品,把我提前签好字的《学步小札》、《杨家卿诗词选》分别赠他。

他向我赠送了孟加拉人力车模型和一幅儿童手工画。最后大家在欢乐的气氛中集体合影。

晚上DIU与我们共同举办了篝火晚会,大家兴奋不已、彻夜难眠。

元月21日

上午,达卡时间十点出发,从达卡机场乘国际航班飞往昆明。晚七点多住昆明观半岛酒店。学生归国心情激动,聚集开怀畅饮。

元月22日

早6:30从酒店搭车到机场,乘昆明至郑州飞机。途中写到:

再见,达卡!

公元二零一九年一月。

我们,

离开黄帝故里时正是雪片飞扬,

飞到孟加拉国首都,

已胜过初夏,鲜花绽放。

踏上这块古老神奇的土地,

走进美丽整洁、

花香四溢的水仙花国际大学,

迎面的是古代文明的传承,

和温暖无比的友好友善友情友邦。

转瞬即逝的一周时间,

組织安排的周到热情、

有驰有张。

考察了温馨浪漫的万亩玫瑰园,

体验了农家怡然自乐的

民风民俗民情民往。

国家博物馆——

展现了孟加拉历史的滥觞。

被誉为“东方牛津"的达卡大学,

见证了文化的沧桑。

普惠金融国际论坛,

聆听了诺贝尔奖得主

尤努斯的精彩演讲。

我们的团队,

有幸与大师集体照像。

巍然屹立的国家烈士纪念碑,

我们共同瞻仰。

DIU理事长萨布尔.汗教授的研究成果,

与我们一起分享。

师生交流文体互动,

友谊播洒在异国她乡。

我们兴奋,

我们陶醉,

我们狂欢,

我们歌唱。

西亚斯与DIU两校之歌,

奔放嘹亮激情高昂,

响彻整个会场。

我们激动,

我们难忘,

蹦跳铿锵韵律感强的拉丁舞,

伴着烟火礼花孔明灯,

在校园草坪广场上空久久迴荡。

时间啊!

您走的太快,

让我们的游学,

来不及慢慢品偿仔细思量。

手机相机按动的快门,

作为历史的永恒,

我们将会终生乃至世代珍藏!

我们告别达卡,

心绪依依不舍永远难忘。

抑制住眼中的泪水,

欲言又止欲思还想。

此时此刻啊,

万语千言,

也表达不尽我们的留恋和向往。

真诚真情真心真意的邀请,

我们在茨具山下轩辕湖畔,

相聚在中西合璧的西亚斯雄伟广场。

我们伸开热情的双臂,

昐望你们,

期待拥抱你们深情的目光!

2019年元月22日,上午10:50,手机写于飞机即将到达新郑机场途中。下车发朋友圈,点赞者众。学生陈祎说,他与DIU老师联系,我们与尤努斯的合影照发表在社交媒体“脸书”网站上,发布者为DIU大学。在新郑机场开往学校的大巴车上,我在微信群中写到:

亲爱的老师、同学们:这次和你们赴孟游学,让我收益良多。从你们身上我看到了青春、激情、活力和希望。和你们每天在一起,的确使我开心、愉悦,正如我来西亚斯的感觉,“累并快乐着”。短期的相知相识,了解到你们都是西亚斯的精英,更有不少相当年的冠军和学霸,还有不少人在相关专业取得了非凡业绩,都是我非常喜欢、令人赞赏的。在我和你们同样的年龄段,未必有如此出色的成就。你们都非常优秀,非常谦虚,非常可爱!我虽年过六旬,真的向往和你们一样的青葱岁月,我羡慕你们。我们交往的日子还长,我期许和你们保持联系。为西亚斯的美好明天,为你们幸福的未来,为国家的繁荣富强而共同奋斗。最后,提前祝愿你们春节愉快,阖家安康。

寰宇书院杨家卿(2019.1.22)

小结:

短暂的孟加拉交流访问,留下了难忘而深刻的印象。同学们收获颇丰,身心是愉悦的,活动是丰富的,在开阔眼界中受到了启发。同时,给我们也带来了严肃的思考。首先,一个国家政局必须稳定,否则,其它一切都是徒劳。没有掌握牢固的政权,国家自然会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深受其苦的还是处于底层的民众。其次,经济必须搞上去。要想在世界上站稳脚跟,需要综合经济实力。孟加拉2018年GDP总量为2863亿美元,世界排名第43位。人均GDP只有1735美元,世界排名第149位。其三,军事力量必须强大。孟加拉1971年独立建国后,基本上不再参与印巴冲突,所处地缘环境相对比较安全。目前,孟加拉国的各种武器装备比较落后,难以形成强大的军事力量。由此想到,我们必须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必须毫不动摇、坚定不移的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坚决做到“两个维护”,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把我们的各项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责任编辑:王忠厚
手机版
公众号
相关阅读
点击排行
热门图文
编辑推荐
精彩图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法律顾问 | 人员查询 | 手机版 PC版
本站所刊登的中国廉政建设网视频﹑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本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7422509 值班电话: 13240250789 联系邮箱:zljsw201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