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 财经资讯 > 正文

普惠性政策“滴灌”小微企业

2019-01-13 09:24:27 | 来源: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为了让经济作物能够更滋润地生长,农业上常常采取滴灌的方式。一则水的利用率最高可达95%,二则用滴孔将水送到作物根部进行局部灌溉,能够保证几乎没有遗漏。

去年以来国家推出扶持小微企业的系列措施,尤其是今年1月9日国务院常务会公布的普惠性减税,与“滴灌”可谓殊途同归,对小微企业主来说是重磅利好。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通过的新政策主要有:首先大幅放宽可享受企业所得税优惠的小型微利企业标准,同时加大所得税优惠力度,对小型微利企业年应纳税所得额不超过100万元、100万元到300万元的部分,分别按25%、50%计入应纳税所得额,使税负降至5%和10%。调整后优惠政策将覆盖95%以上的纳税企业,其中98%为民营企业。

其次对主要包括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其他个人的小规模纳税人,将增值税起征点由月销售额3万元提高到10万元。此外,允许各省(区、市)政府对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在50%幅度内减征资源税、城市维护建设税、印花税、城镇土地使用税、耕地占用税等地方税种及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扩展投资初创科技型企业享受优惠政策的范围,使投向这类企业的创投企业和天使投资个人有更多税收优惠。

专家计算,上述政策一年可减税2000亿元。

假设一家小微企业营收一年是100万元,各种成本七七八八加起来60万元,税收前40万元利润。依据政策现在只需要缴两万元所得税。

可能一般人并不觉得这个变化有多大。但是翻开去年的报纸看旧闻——2018年7月13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发布两个文件规定,自2018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将小型微利企业的年应纳税所得额上限由50万元提高至100万元,对年应纳税所得额低于100万元(含100万元)的小型微利企业,其所得减按50%计入应纳税所得额,按20%的税率缴纳企业所得税。

这样一对比就明白了,1月9日的政策是在去年年中政策的基础上再削减了一半的税收。也就是说,不到半年,对于符合条件的企业而言,该项缴纳的税,已经只有四分之一了。

当然,考虑到很多小微企业并非钱包鼓鼓,作为针对利润的所得税可以暂时不特别关心。但第二条里“对主要包括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其他个人的小规模纳税人,将增值税起征点由月销售额3万元提到10万元”是颇有力度的,因为增值税基本上是针对营业收入来的。

1月10日,我采访了长沙的一位小企业主,去年一年营收超过100万元。核算下来,有两个季度因为没有到30万/季的限额,免3%的增值税及附加税,2018年全年总共缴税5万多元。而在2017年,税负要多交7万多元。

当然,各个行业里增值税的税率不一,实际的运算也更复杂。但整体而言,两次税收的调整,对小微企业无疑是针对性的雪中送炭。

除了减税,“滴灌”带来的还有其他营养——融资的畅通。

小微企业是我国市场的主力军。国家税务局数据显示,小微企业已经占我国全部企业数量的80%以上。但长期以来,融资慢、融资难、融资贵仍然是小微企业的棘手问题。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统计,截至2017年8月,我国企业数量为2400万,仅有600万~700万在银行有贷款余额,有1600万~1700万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由于没有不动产抵押,几乎没有办法获得商业银行贷款。

为了缓解这一问题,2018年6月2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了5项具体措施,其中包括:增加支持小微企业和“三农”再贷款、再贴现额度,下调支小再贷款利率;从2018年9月1日至2020年年底,将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贷款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单户授信额度上限,由10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国家融资担保基金支持小微企业融资的担保金额占比不低于80%,其中支持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贷款及个体工商户、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的担保金额占比不低于50%;将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纳入中期借贷便利合格抵押品范围;禁止金融机构向小微企业贷款收取承诺费、资金管理费,减少融资附加费用等。

新年伊始,李克强总理于1月4日接连考察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普惠金融部,并在银保监会主持召开座谈会强调,要加大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的力度,进一步采取减税降费措施,运用好全面降准、定向降准工具,支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总理话音刚落,央行随即放大招——决定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其中,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别下调0.5个百分点,将释放资金约1.5万亿元。

对于这样的“普惠”,我更觉得是“继续加大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支持力度”的体现。

原因是这次降准采取“降准+MLF不续做”的方式,因此对于存款基数大、MLF到期量小的银行更有利。大型商业银行的存款基数大、资金来源中存款占比高;城市商业银行、农村金融机构的MLF存量小,到期量更小。股份制银行刚好相反,部分主体一季度MLF的到期量甚至大于其在本次降准中所获得的资金。而且,股份制银行的信贷投放还受困于资本充足率、NSFR等指标的压力。

所以说,本次降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说是“定向”给了大行、城商行和农村金融机构。事实上,从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上看,大行的规模是最大的;从小微企业贷款在全行总资产中的占比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的增速来看,城商行和农村金融机构是最高的。因此,“定向”给这几类银行政策优惠,实际上瞄准的还是小微企业。

对于大中型企业而言,也许更期待的是增值税的“三档并两档”的利好。但经济运行是关联的,小微企业经营最终间接影响到整个经济体和国家经济!(洪克非)

责任编辑:于丽丽
手机版
公众号
相关阅读
点击排行
热门图文
编辑推荐
精彩图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法律顾问 | 人员查询 | 手机版 PC版
本站所刊登的中国廉政建设网视频﹑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本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7422509 值班电话: 13240250789 联系邮箱:zljsw201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