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 旅游 > 正文

夜读南山

2018-10-11 15:33:27 |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南山公园  来自网络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捡个傍晚走进南山,慢慢走,细细读,体味心中的抚慰,释放心中的思念。

就在那个黄昏,南山正在拉着黑幕,鸟儿纷纷归巢,虫儿们响起欢歌。南山就在眼前,望着郁郁葱葱的树木,心也澎湃起十足的精神来,大步向前,想快点走近它。

渐渐地,天黑了。在南山脚下,独自与黑夜对话,细细咀嚼南山的点点风情,是昨天的梦萦,还是今朝的期待?在山脚下,我悄然感受到时空的宁静、南山的静谧。原来,生活的喧闹,工作的繁杂,在黑夜面前,有了歇息时刻。于是,我放下包袱,只为读懂南山的静美。

抬眼,那些苍翠的树呈黛黑色,浓浓的洇湿处总能听到鸟儿的呢喃,是呼唤同伴归家,还是诉说一天寻食的辛劳?往暗处细听,风也加入了这协奏当中。

向上走,上一段斜坡,便有一段黑影向我涌来。昏黄的夜灯,打起精神照着前路,远山在路灯下显得更加迷离了。近处的树和草,在黑暗中窸窸窣窣。停下脚步,月光轻洒,轻风轻吟,像是为我做伴,怕我孤单。我的心一下子感到慰藉,这个世上还是温暖多于冷漠,关怀多于冰霜。

黑夜透过树梢,穿过云霓,块块树影曈曈,片片草影晃晃。天上的月光洒下缕缕柔辉,如母亲的手轻抚它的孩子。远处,隐约可见灯火点点,升腾起安宁的渴望。万物收起了白天的疲惫,在黑夜中独自疗伤,这里定然有爱情的温情,还有亲情的抚慰。此时,满山的夜阑,皈依了爱的催眠,天籁的催眠调,喃喃香熟。夜风习习,温柔如情人的吻,站在南山的怀抱,我多想偎依它入睡。

再往上走,心生怯意。站在山中间正好,可抬眼往上观,可低头往下看。此时,无声的寂,无绵的静,虫子的轻微响声,便如洪流倾斜。原来,渺小在这里可以变成伟大,喧闹在这时只需一个轻鸣。我在时光隧道中找到曾经的自己,几十年的成长,几十年的风花雪月,都印在茫茫山里了。过往就是过往,走不回去。远山的黑影,如怪兽在隐隐动,似乎告诉我,“你的故乡在千里之外”。风儿滑过肌肤,滑过心窗,我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看了看现在的我,顿生缕缕感动,生活就是这个模样,别在漩涡中沉沦。

我能做什么?让时光挽留,让南山为我作证,让爱的翅膀飞向故乡,让心的虔诚浸透故乡。可是,千里之外,我怎么执着都是枉然,我怎么呼唤都是茫然。于是,我只好双手合掌向上天祈祷:时间停停。时空没有一丝杂质,浩瀚长空,只有我和南山。我对着故乡方向叩问:故乡还好吧?没人回答,只有月光轻洒。我想与南山默对和浮想,让我和故乡靠得更近。我隐约觉得头上的月亮来自故乡,上面承载着故乡的山与水,映在南山的角角落落。此时,我有好多话,在风凉若水处,说给故乡听。说着说着,竟感觉去了半生。

时间不早了,我慢慢地往回走,与南山说再见。终于,我离开思绪满天、惆怅满怀的地方。庆幸的是,我记得南山的诗情画意,记得南山带给我的故乡情怀。感激南山的夜,我读懂你了,你总能唤起我故乡的梦来,那里是我生长的地方,那里也是我的梦想起航的地方。

南山,不是陶渊明悠然见到的南山,而是广东云浮的南山,一个值得留恋的地方。(张培胜)

责任编辑:王忠厚
手机版
公众号
相关阅读
点击排行
热门图文
编辑推荐
精彩图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法律顾问 | 人员查询 | 手机版 PC版
本站所刊登的中国廉政建设网视频﹑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本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7422509 值班电话: 13240250789 联系邮箱:zljsw2016@163.com